顾名思逸

【伞修橙】化雪



10月的天气大概除了没有温度的阳光,只剩下渗骨的寒冷了。陈果站在训练室的窗前,趁着风正停歇的时候开窗伸了个懒腰,呼出口浊气,睡眼朦胧的就看见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歪歪斜斜地飞过来然后直向撞上了另一半窗户,听着一声不小的抨击声就知道有多疼。陈果二话不说关上了窗,顺带还拉了窗帘。
一是因为起风了吹着冻
二是给吓得本能反应。

等陈果回想起那团东西似乎是个平常的生物时听见窗户边响起了敲击玻璃的声音,频率快到陈果想要是不去阻止的话玻璃都能被戳出个孔来。于是她拉开窗帘一看,一只被吹的毛羽乱飞的麻雀儿贴着窗户哆嗦的跟老母鸡似的。拉窗去护着它进来后就成了一人一鸟哆嗦的和老母鸡似的。陈果去取了见外套回来看着这鸟还在一个劲的抖,就给他团了个窝把它抱了进去,自己蹲在一旁搓了搓手。
刚刚急着救鸟也没想着该把它安顿在哪里,看着风一时半会也停不了,陈果看了看时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这时,训练室的门突然“吱”的一声被推开,一个俏丽的身影窜了进来,打了声招呼:“果果!这么早啊,咦……?”陈果闻声回头看见苏沐橙凑身过来,看见地上的鸟轻咦了一声。
“哦是沐沐啊,这么早?刚刚看见一只鸟在窗户那里敲玻璃,看它冻得发抖就放它进来了,不过也不知道该放那,训练室的话会影响到你们的”陈果笑着应声,和苏沐橙商讨了下鸟的去处。
“只要它不乱叫不乱跑的话应该没事吧。”苏沐橙伸手揉了揉麻雀的小脑袋,不负期望的收到了不错的手感。麻雀歪了歪头,盯着她咕咕的叫了一声,好像是要将眼前的人不漏一处地刻在心中,不过一只动物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行为呢?苏沐橙只当它是好奇,将它托在手心里给它顺了顺毛。
俩姑娘玩着鸟正开心,其他的队员们也陆陆续续地进来了,发现这小东西也是吃了一惊,尔后知道了事情前后便没放在心上。如果忽略蹲在一旁的人愈来愈多的话。
方锐揪了片面包屑给麻雀吃,和旁边的魏琛半开玩笑地说:“老魏你说这鸟是不是太蠢了,飞着飞着还能撞窗户上来。”“那可说不定,还可能是早起吃了假虫了。”麻雀从一堆面包屑中抬起头来,眯起眼不屑地看了方锐一眼,转个方向拿屁股对着他俩接着吃面包。
方锐:???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能成精的!
众人靠在一起看着这鸟极为人性化的表情变化,一人一爪子把麻雀揉成了杀马特似的发型,
“呦嚯,都起这么早啊,凑在一起干什么呢这么热闹?”一道裹的严实的身影走进了训练室,瞅了眼蹲在窗边的兴欣众人,也蹲下身子凑个热闹,看见是只小鸟后轻笑了一声,说:“都幼稚园小屁孩啊?围着只鸟都能玩的这么开心。”叶修满脸的无奈,缩了缩裸露在空气中的脖子,起身坐在电脑桌前,正准备读卡登录就听见一声微弱的扑扇翅膀的声音,接着左肩突然一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往他的脸颊挨了挨。
“诶诶诶怎么飞了?我去老叶你太不道德了怎么占独食???”方锐刚想去揉麻雀脑袋的手僵在了空中,那表情就像是煮熟的鸭子在眼前飞了一样。不过这鸭子看体积是小了一点。
“那是我人缘好,不像你喂个流浪猫都能被猫抓。”叶修歪头看了看小东西,伸手把它托到了桌上,还不忘翻一翻方锐的黑历史。
叶修掏了掏裤袋想点根烟,却发现烟昨天就抽完了还没去买,叹了口气只得下楼去买。
其他人也注意到时间都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在这里没有人愿意落下半分。
叶修紧了紧衣服,反手关上门的瞬间听见木门上传来一声不小的撞击声,夹杂着一声吃痛的鸟叫。
怕不是又撞到门了,叶修心想这鸟还这么活蹦乱跳的真是命大……
小卖部离兴欣不远,也就是拐两个弯再走几步的路程,叶修找了老板钱,点了根烟抬头凝望着天穹下飞舞的雪,真实到让人无所适从。他伸手接住了几片雪花,晶体在触碰间化成了水滴消失了踪迹。
这时,有什么东西从高处直冲下来,扇了扇翅膀停在叶修头顶,拿爪子扒拉了下头发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叶修:??不是吧?这都能跟来?

于此同时,兴欣
“我去它怎么出去的???”“窗户啊是窗户啊!”“窗户明明是关着的它怎么开?”“没关紧,拿爪子扒拉开的……”
最后,兴欣众人一直认同,这鸟肯定是成精了……
于是叶修回来后整个训练室都弥漫着微妙的沉重气氛,虽然只是留了不到半天的过客而已,但也是个生命啊,在外面要是冻坏了就……
再然后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从叶修的怀中钻了出来,歪着头看着兴欣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麻雀叼着个大白兔奶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咕咕声。径直向苏沐橙飞了过去,拱了拱正在啃瓜子的苏沐橙。
“给我吃的吗?”苏沐橙惊喜地拿起奶糖,揉了揉麻雀儿的小脑袋,“好聪明啊竟然知道我最喜欢吃的糖”苏沐橙含着奶白的糖,挠了挠鸟的下巴。
“这糖哪来的?”
“……鸟让买的……戳着糖一直叫个不停,我差点被便利店老板当成不法分子了。”叶修耸了耸肩,把包装袋里剩余的糖分给了其他人。目光不自觉地飘到麻雀身上。
想要收留这小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众人想了想决定先留它一晚上,明天正好升温了就送走他。
夜幕已经悄然降临,姑娘们给它堆了个简单的小窝,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叶修在房间里看着联赛的资料,突然看见有一道黑影从走廊掠过,叶修握着鼠标的手僵了一下,以为是麻雀又跑出来溜达了,就披了件外套出去查看。
外面的世界亮如白昼。
叶修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听见楼梯口传来一声轻笑,记忆中的少年靠在楼梯边,托着腮,好像在等一个久来的故友。“你在发什么呆啊?走吧。”少年招手向叶修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年眼中含笑,温和的笑容近在眼前,叶修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只纤细的手上传来的几分温度,但这不是现实。
他就像空中飞舞的雪花,夺目而不张扬,却在落幕之时化成水渍,黯然离场。
既然只是一场梦,有何原因不让它继续下去?
叶修跟上了苏沐秋的脚步,陪着他穿过了大街小巷。停在了便利店的门前,苏沐秋没好气地推了把愣在一旁的叶修,示意他快去快回。
叶修心领神会地进去买了包烟,找了老板钱,习惯的点了根烟,引来苏沐秋一声不满的咳嗽声:“以后少抽点……”苏沐秋嫌弃地扇了扇缭绕在身边的烟雾,走进店里在零食区一番搜索,最后举起手对着叶修摇了摇手中的奶糖。
果然……
天穹下飞舞的雪落在叶修的身上,化成一点水渍。
苏沐秋一边走一边拆开一颗奶糖,丢到嘴里口舌模糊地吐槽自家妹妹喜欢的东西怎么这么甜。却在看见一家理发店时突然停了脚步。叶修吐出口烟雾,他记得今早那只毛茸茸的麻雀在这理发店的台阶上蹦跳了一会儿,歪着头看着泛着青苔的墙角思索了许久。
“变了这么多啊……”苏沐秋沉默了许久,望着面前的理发店一脸复杂的说。他还记得窗台上有一株老房东留下的半死不活的君子兰,楼道上停放着快迟到时背沐橙去学校的自行车,估计早就被一毛不拔的老房东给卖了。
“没什么好看的了,走吧。”叶修掐灭了指间的烟,搭上苏沐秋的肩,往回兴欣的方向走去。
确实没什么好看的,过去的都过去了,不论是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嘲讽互怼的日子,还是年少轻狂的曾经。
“叶修!你要往哪走?快跟上。”叶修猝然回头,看见苏沐秋转了个弯,轻笑着向他招手,少年的身影渐虚。
他踏上了斑马线。
“等一下!不是往那里走,沐秋!”

“嘶……”叶修猛的抬起头来,眼前的录像一成不变的重复着。
梦……醒了?叶修倒吸了口凉气,抓起椅子上外套冲出了房间。昏暗的走廊最后突兀地出现了一道光线。叶修推开门。白炽的灯光刺痛着他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拿手遮在眼前,依稀可见一道人影站在窗前。
“沐……沐橙?你这里干什么?”叶修怔了怔,下一秒却心中了然,那个家伙,果然还是最在意自己妹妹的。
苏沐橙回过头来,强忍住泪水哽咽着说:“叶修……鸟……鸟不见了……”
衣物枕成的小窝上空无一物,他好似从未出现过。
叶修走到窗边,抬头凝望着漆黑的深夜,雪停了,在苍穹下消散无踪。
叶修转过身来,拭去苏沐橙眼角的泪水。
“明天去看看他吧,你哥想我们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