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名思逸_

【全职】[喻黄]他的荣耀征程



一、认知

“喂黄少天,最近刚出了一款游戏,听说还不错,要不要去试试看?”

“什么游戏?不会又是单机吧?我可先说好了,本少可没时间陪你玩那些天天打怪刷经验或者是什么宣传一刀爆橙装的游戏。”

“打住打住,放心吧,是一个叫荣耀的网游,已经出来了几个月了,你应该听说过吧?”

“那个啊,诶你别说是挺不错的,不过要专门的读卡器才行,挺麻烦的。”

“好玩就行了,等会去买下设备看看,反正也不贵,对了你要起什么名字?”

“额...夜雨声烦?”



二、契机

    一名剑客隐藏在殿堂高大的石柱后,蹲伏身子,左手紧按住腰侧的光剑,蓄势待发,仿佛下一秒就会抽剑暴起。前方,一群人马正包围着一头威猛的野图Boss,一名术士在包围圈外游走观察,口中传出一个粗犷的嗓音。

    “二队跟紧一点,输出不要停!!!”“一队的近战站开一点,远程都没角度了!”“......”

    剑客冷静地等待着,眼看着前方的攻势越来越猛,他却毫无急躁之色。

    Boss突然怒吼一声,巨锤一甩,一记狂剑士的“地裂斩”嘶吼着劈来,却被骑士们的盾墙挡住。

    机会!

    剑客猛地暴起,闪到碰撞的中心,寒光乍出,将一个骑士掀到了半空中,又是飞快地脱身游走,在围剿圈中巧妙地钻着空子,伺机出动。

    于此同时,蓝溪阁却变改了战术,狼狈地躲着Boss的攻击。剑客有些急了,气急败坏地喊道:“我靠你们会不会打啊?!”

“差不多都要拿下了这是搞毛啊?”

剑客气炸了地继续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了,人群中立刻传出了几声愤怒的喊声,叫嚣着发起了攻击,剑客也不慌,一边囔囔着一边寻找着空当,刚想逃脱,一记六星光牢准确地卡住了去处。

“你等着,我和你们蓝溪阁没完!”



三、长者

    “我靠臭小子你不好好训练发什呆?”魏琛和方世镜一进训练室,就看见黄少天坐在电脑前,盯着个杯子出神,前者一个爆栗就给了过去。

    “嘶!魏老大你轻点!这不是还没进入进入界面吗?着什么急!”

“咳咳......魏老大你离我远点,熏死我了。”黄少天吃痛地回过头来,就看见魏琛叼着根烟,云里雾里的瞪着他,下意识地捂住嘴,嫌弃地说。

    “劳资自个抽烟关你屁事!给我好好看屏幕!”魏琛骂道,把他的头扭了回去看屏幕,又向后退了一大步。

    方世镜无奈地耸了耸肩,转身去看其他人的训练情况。



四、兄弟

    黄少天站在领奖台上,和喻文州一起共举着总冠军的奖杯,台下的粉丝激动地大喊着,激昂的背景乐带动着狂欢的人潮,他大喊了一声喻文州,露出小虎牙冲着他笑。喻文州勾起了嘴角,高高举起了手上的奖杯,又是更多的手搭了上来,蓝雨的其他的成员也围了上来,高举着属于他们的荣耀,跳动的脉络之间,是少年们的一腔热血。



五、对手

    黄少天是在进场前遇见王杰希的,他加快了脚步,上前拍了下王杰希的肩:“呦老王!这么巧啊,怎么样要不要等下比赛的时候让你一点,不过你放心好了,冠军一定是我们蓝雨的!”

    王杰希不想去理会他,看着前方面无表情地说:“刷垃圾话可没用,场上见真本事。”

    “场上见就场上见,谁怕谁?”



六、心悦

    黄少天最近有点方,他发现自己总是下意识地去关心自家队长,比如独自去食堂吃饭时会去寻找喻文州的身影,然后端着饭菜坐到他的身边。

比如打水时会给喻文州也倒一杯。

比如抱着一堆吃的去喻文州房间看他分析战术。

比如在喻文州发烧的时候会一脸担心地在旁边又是倒水又是找药,比自己生病的时候还多心。

    在某天突然察觉到自己的不寻常时,黄少天悲催地发现

    我去,我不会喜欢上队长了吧?!



七、质疑

    黄少天一声不吭地坐在椅子上,对面的记者一个接一个的批评如炮弹一样轰炸而来,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和被扒光丢在一边接受质问的罪犯没多大区别。他抑制住自己将要失控的暴躁的心情,在几个尖锐的质问下握紧了拳头。下一秒却松了手。

    不是他屈服了,是因为喻文州发话了。

“感谢大家对蓝雨的关心和厚爱。”

“但是,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不能接受。”



八、荣耀

    第一届世界荣耀锦标赛总决赛现场,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并没有站到最后,但是他在风城烟雨和百花缭乱的掩护之下成功带走了敌方的治疗,并拖住了敌方的第六人,完成了任务。

    提早结束的黄少天紧张地注视着现在的局势。

    当大屏幕上大大的“荣耀”字样跳出时,他整个人震悚了一下,脑袋“嗡”的一声巨响,直至观众席上爆出的欢呼声和解说员激动的喊声传来,才拉回了他的神志

“The champion of the first world glory Championships was the Chinese team!”

(第一届世界荣耀锦标赛总冠军是,中国队!)

【注:这一段来自百度翻译



九、退役

    黄少天在选择职业选手这条路时,便料到了有这一天。

他没法像叶修那样说出“退役,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的誓言。

记者会上,每个记者都盼着黄少天能多话痨几句,哪怕把这个见面会的时间延迟了都好。

可黄少天却只是正对着镜头,扯出一丝笑容,缓缓说道:“我也老了,是时候该退场了”

便再无下文。



十、散场

    退役后的日子倒是悠闲,黄少天在家闲的发慌的时候就带着父母出去旅游,有时候也把喻文州给捎上,喻文州对他的感情在那场以失败告终的表白后他便已经了然了。他依然像以前一样拉着喻文州打荣耀,逛街,却是保持了距离。

    但他最终还是留不住喻文州。

    雪白的婚纱刺痛着黄少天的眼睛,身边的喻文州一身正装,嘴边勾起了一道浅浅的弧度,这是黄少天从未看见的他,那样的温柔,气质非凡。可喻文州眼里的,并不是他。


“少天,我要结婚了。”

“我去什么时候的事?!喻文州你不道德啊,有女朋友又不和兄弟我说,还有伴郎是谁?”

“额。。。我没别的意思,我俩搭档了这么多年了,这大喜之日,好歹得让我站在你身边吧?”

你可知道,他的回复时间意外的漫长。

你可知道,欢快的语气下,是青年支撑不住的奔溃和绝望。


end


[全职]荣耀学院的各路老师

突如其来的脑洞
伪全员向,ooc





1.叶修——综合老师
原是高三级的政治老师,因天天烟里雾里地无视楼道上和办公室里的禁烟标志,后被忍无可忍的同事组团向冯校长举报被降了职,来到高二级后越发肆无忌惮,高二级长表示每次都想自行屏蔽这个走路带风(尼古丁)的烟鬼。

2.黄少天——语文老师
高三A班的语文老师,语速极快,但教学进度却只比喻老师多出一截。
上课上到一半就莫名扯犊子带歪话题,并且还能稳准狠地抓到打盹的学生的画风十分魔性。A班的同学们忽然觉得通往重点大学的路途充满了坎坷。


3.喻文州——历史老师
高三历史老师,在妹子们中有一爱称“喻文苏老师”叶修表示不就是一手残吗,除了聪明点。
教课时谈吐优雅,内容详尽,但讲课速度令人叹惋。
最近被某化学老师带坏迷上了节奏大师......


4.王杰希——化学老师
高三组化学组组长,A班化学老师。公认的“全校好爸爸”,每天为A班的化学操碎了心。A班的同学们表示老师您如果不瞪着大小眼做实验的话,我们还是会好好听课的。
对于“好爸爸”的称号表示十分感冒,某方实验员却义正严辞地表示小组长这顶多叫“好妈妈”,贤惠能干(哟方神您最近时是不是又想跪薯片了?)
和喻文州老师似乎有血海深仇,最近为了从精神上打倒,怂恿着对方去玩节奏大师,据说效果甚佳。


5.周泽楷——心理老师
任教5年,刚来学校就收获了迷妹无数,久霸校草之地不下,力压群雄(han),无意间的一个帅气的动作都能引起一大群妹子的尖叫,其本人表示十分无奈。
性格腼腆,语言障碍的不足让同学们不禁为心理咨询所担忧。
一位自称有心理障碍(其实只是想看脸)的妹子成功预约到咨询后,一脸幸福地想着可以跟男神单独见面了(妹子你想多了)
来到心理咨询室后,妹子微笑着看见周泽楷和......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某英语老师江老师......于是
“老师......我最近一直都睡不好,一到晚上就失眠。”
“唔......累了”
“小周的意思是,你可能是最近学业太重,一时无法适应, 身心疲惫吧,要尽快进入复习状态,不过也不要太拼了,可以课间周末去放松一下,是吧,小周?”
妹子突然好心疼心理室上方的吊灯和……自己


6.肖时钦——电脑老师
高二级电脑老师,精通编程, 电脑技♂术凌驾于黑客之上,刚任教时在老师中引发了一阵恐慌,热衷于了解电脑部件,曾经以号称为了解电脑结构(反正坏不了)而强拆了电脑室的电脑,组装回去后驱动还快了不少。据见习老师戴妍琦说:“师父还会修电灯修冰箱修炸弹(?)可谓是家居必备好男人!
对于徒弟经常用自己的控制台给学生灌输知♂识的行为表示十分的无奈。
“小戴,我教你东西不是让你来玩这个的......”
“哎呦,师父我要让童鞋们提早步入这个污污的社会嘛。”
“你盘里的同人文,应该没有备份吧?”
“嘤嘤嘤师父你竟然威胁我QWQ下次我要让他们看all肖本!”


7.韩文清——体育老师
高三级体育老师,妥当当的汉子,因为脸太黑经常让新生误以为这学校得罪了什么黑社会老大。经常喜欢和同一节上课的张(明明是专业裁判员却当了体育老师)新杰的班合并来训练。两班的学生表示你们想找机会凑在一起就别祸害我们了好伐!要跑1500还有一个疑似重度强迫症,每次都精确到毫秒的老师来计时,是人能做得到的吗!


8.楚云秀——物理老师
学校唯一的女物理老师,性格直爽,所教的班莫名都是女多男少,并且女生们各个干练利落。经常喜欢拉着爱跳街舞的某音乐老师一起追韩剧,据说曾有过一次因为紧急会议而赶不上某韩剧大结局然后黑了一个星期的脸。
不知为何,所教的班的男生经常被其他班的追着打。


9.张佳乐——音乐老师
学校唯一的男音乐老师,因超乎寻常被负责登记的人差点填错了性别,一度被同事调侃不知道张大花跳起舞来会是怎样?张佳乐表示劳资是教乐器的!要跳舞找苏沐橙和柳非去。
据同学爆料周末时经常看见张老师和前不久应手伤辞职的孙老师在一块。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10.苏沐秋—美术老师
高二美术老师,据第一届学生回忆,是很温柔的人,和熙的阳光勾勒出柔和的轮廓,轻声细语化在秋风之中,偶尔看见考差的学生会轻笑一声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只在学校任教了一年,然后莫名辞了职,再没有出现过⋯⋯